我叫王林,今年六十四岁。从小到大,我看到教科书上、电视上都标榜共产党伟大、光荣、正确,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形象,我便对共产党很是崇敬。尤其看到国家提倡宗教信仰自由、公民享有合法权益,各大城市街道、农村各个巷口都标着“民主法治教育”的标语,我更为自己能生在这样一个民主、自由的国家而自豪。然而,直到后来我因信神被中共警察抓捕了四次,遭受了中共警察的残酷迫害,我才彻底看清中共假冒为善、欺世盗名、邪恶凶残、卑鄙恶毒,仇恨神、仇恨真理的恶魔实质,中共的“光辉形象”在我心中彻底倒塌了。

第一次被抓 遭到中共的毒打

2002年10月,我有幸接受了全能神的末世作工。通过读神的话,我明白了神起初造的人本是听神的话、顺服神的,自从人类被撒但败坏后,就开始远离神、背叛神,不再相信神的存在,落在了撒但的权下,活在了虚空、痛苦中。神末世拯救人就是希望更多的人来到神面前接受神的救恩,脱离撒但的愚弄、苦害,活在神的祝福中。明白神的心意后,我加入了传福音的行列。2003年9月份,我去外县某山区传福音。九月底的一天晚上八点,我和杨弟兄正在屋里看神的话,突然听到门外有停车声,我们意识到可能是警察来了,就急忙把书藏了起来,关了灯躺在被窝里。我在心里不停地祷告神:“神啊!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环境,心里有些紧张,愿你带领我,加给我信心和胆量。”随后,我听到几名警察问接待家弟兄:“你家来了什么人?他们在哪里?赶紧交出来!”紧接着四名警察破门而入,不由分说地把我和弟兄拽下床铐了起来。面对中共警察突如其来的抓捕,我有些惊慌失措,紧张得心“怦怦”直跳,真没想到警察会把我们基督徒当成犯罪分子来抓捕。这时,一名警察厉声说:“跟我们走!”然后用力地把我们推上警车。我坐在警车上,心想:“这些警察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况且宪法明文规定公民信仰自由,他们应该不会对信神的人怎么样吧,毕竟我们传福音是好事!”想到这里,我的心没那么慌乱了。

没承想,到了当地公安局后,我刚被带进审讯室,一个穿着警服的彪形大汉上来就猛扇我几个耳光,口里不停地叫嚷着:“我叫你传福音!我叫你传福音!……”我的脸顿时火辣辣地疼,我不敢相信中共警察竟会这样粗暴地对待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基督徒。我不解地看着警察,心想:“这就是我昔日崇拜的中共警察?我只是信神传福音,什么坏事都没做,刚到警局就遭到一顿毒打,这就是他们口口声声喊的文明执法吗?”这时,又一警察审问道:“你是哪里人?叫什么名字?谁让你来这里传福音的?”我没有回答。见我不说话,几名警察一拥而上对我拳打脚踢。我咬着牙忍着剧痛,在心里迫切地祷告神:“神啊!求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,使我能胜过警察的毒打,不管他们怎么对待我,我都要为你站住见证,决不当犹大出卖弟兄姊妹和教会利益。”祷告后,我心里不那么害怕了。警察打累了就停下,之后又接着打,就这样折磨了我三个小时,我被打得头昏目眩、口鼻流血,感到浑身疼痛,实在支撑不住便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。警察叫来医生给我量血压、听心跳,医生说:“不能再打了,这人快不行了。”警察怕我死在公安局,他们还得承担责任,这才把我送回了出租屋。

躺在床上,我浑身疼痛难忍,心里不禁有些软弱,不明白我信神、敬拜神,走的是人生正道,什么坏事也没做,为什么会受到中共的逼迫,经历这样的痛苦?寻求中,我看到一段神的话:“或许你们都记得这样的话:‘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,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。’在以往,你们都听过这句话,但谁也不明白这话的真正含义,今天深知这话的实际意义。这句话是神在末世要成就的,而且是成就在大红龙盘卧之地受到大红龙残酷迫害的人身上,因着大红龙是逼迫神的,是神的仇敌,所以在此地的人都因着信神而受羞辱、受逼迫,所以,这话是成就在你们这班人身上的。……神在大红龙之地开展他的工作是相当难的,而神又借此‘难’来作了他的一步工作,来显明神的智慧,显明神的奇妙作为,借此机会神将这班人作成。”(摘自《话在肉身显现·神的作工像人想象得那么简单吗?》)揣摩着神的话我明白了,中共是无神论政党,是抵挡神的,根本不允许人信神、敬拜神,我们在中国信神注定要遭受抓捕、迫害。但神也正是借着中共的逼迫来成全、得着一班得胜者,同时也让人看到神的全能智慧,看到大红龙也在神的手下,它是为神作工效力的衬托物,从而都称颂神的大能,赞美神的公义。以往我一直对中共崇拜有加,借着经历这次抓捕,我才看清中共政府欺世盗名的丑恶嘴脸,它表面上说宗教信仰自由,背地里却疯狂地抓捕、惨无人道地迫害信神的人,目的就是想以这种残忍、暴力的手段迫使我们远离神、背叛神,与它一同抵挡神受惩罚,中共真是太恶毒了!我又想到历代圣徒因着信神、传福音,有的遭到了执政党的追捕,有的被抓捕、殴打、残害,但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坚持传福音,他们为了见证神不顾个人安危的精神值得我效法。而我今天能因信神遭受中共的逼迫、残害,这苦受得有意义,这是为义受逼迫,是荣耀的事啊!想到这些,我有了信心和力量,消极情形也得到了扭转。

二次被抓 再遭毒打

半个月后,我的身体渐渐好转,我再次投入到传福音的行列。当得知某宗教首领张某和他妻子都信主多年时,我就去给他们传福音,结果被二人举报。不到半小时就来了四个警察,面临再一次的抓捕,我不由得担心起来:“这是我第二次被抓,这些警察不知道会怎么折磨我呢!”我一个劲儿地呼求神:“神啊!这次抓捕不知警察又会怎么折磨我,但我相信今天临到这样的环境有你的美意,一切都在你的手中,我愿把命交在你手中。神啊!我只有依靠你了……”这时,张某指着我对警察说:“就是他!”两个警察上前就把我摁住,两手往后反背,强行推上了警车。在车上,我默默向神祷告:“神啊!求你与我同在,加给我信心、力量,保守我不做犹大。”祷告后,我想到神的话说:“我是你的后盾,我是你的盾牌,一切都在我的手中,你怕的是什么?”(摘自《话在肉身显现·基督起初的发表·第九篇》)是啊!万事万物都在神的手中,中共再猖狂也由神主宰、摆布,若没有神的许可,警察再用酷刑折磨我,也不能夺走我的性命,神是我的后盾,有神与我同在我怕什么!神的话使我有了信心,我立下心志:不管中共怎么折磨我,我决不向撒但屈服,一定要为神站住见证。

到了当地派出所,我被带进审讯室后一眼就看到审讯桌上放着我送给张某的神话语书,原来张某早把书交到派出所了。这时,两个满脸横肉,一米八左右的彪形大汉走进审讯室,其中一个人的手上拿着带有锯齿的手铐,他走上前用力把我推到门边,给我铐上。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待宰的羊,没有任何反抗能力。两个警察怒目圆睁地望着我,像要把我吃了一样,然后捋起袖子,狠狠地扇我的脸,三巴掌下去,我眼冒金星,双耳“嗡嗡”作响,整个身子站立不住左右摆动,摇摇晃晃地退到墙角。两个警察穿着皮鞋狠踢我的腿,又用拳头打我的背,他们每打一下,我的手都会抽动一下,手铐的锯齿就往肉里钻,顿时鲜血直流,我感到钻心般地痛。两个警察边打边骂:“叫你来传福音!叫你来传福音!不给你点颜色瞧瞧,你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!”此时,我对这些人面兽心的警察产生了没齿之恨,我信神走人生正道,并没有违背国家任何法律,却被这帮警察严刑拷打、酷刑折磨,这还有天理王法吗?压抑、痛苦中,我只有默默地祷告呼求神,保守我不受肉体疼痛的辖制,不屈服于这帮恶魔。

警察打累了,就开始审问我:“那本书是不是你给那个张某的?你叫什么名字?哪里人?家住哪里?老实交代就放了你。”我知道自己一旦说出姓名、地址,他们就会抓捕家乡的弟兄姊妹,所以任他们怎么逼问,我就是不开口。警察见我不回答,又用拳头打我的脸,用脚猛劲踢我的腿,我一边挣扎一边躲闪,手上的锯齿也越来越紧,手腕和腿痛得我实在站立不住,整个人倒在了地上。可警察根本不管我的死活,狠劲儿踢我的腰,痛得我在地上打滚,他们踢累了就歇一会儿,之后又接着踢。此时,我心里一刻都不敢离开神,躺在冰凉的水泥地上身子蜷缩在一起。想到自己这九十来斤瘦小的身体,怎能经得住他们如此的残酷折磨,我会不会被他们打死?想到这儿,疼痛、凄凉、孤独一齐涌上我的心头,我越想越难过。这时,我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心离开神了,就赶紧跟神祷告:“神啊!求你加给我信心,使我能为你站住见证,决不向撒但妥协。”祷告后,我想到神的话说:“你们在这末后的日子里得为神作见证,苦再大也应走到底,哪怕最后有一口气,也要为神忠心,任神摆布,这才叫真实爱神,这才叫刚强响亮的见证。”(摘自《话在肉身显现·经历痛苦试炼才知神可爱》)神带有安慰、鼓励的话给了我信心和力量,我明白了不管警察怎么折磨我,我都应持守住对神的忠心,痛苦再大也绝不能当可耻的犹大出卖神家利益。于是,我向神祷告:“神啊!我愿为你站住见证,哪怕死在这里,我都毫无怨言,愿你加给我信心和力量,让我能持守住对你的忠心,我是死是活都任你摆布!”

当我豁出命时,几个警察就拿我没有办法了,他们没有从我口里得到任何想要的信息,就气急败坏地打电话给某市公安局长说:“局长,这人我们审不了了,我们怎么打、怎么审都不开口,您看怎么办?”听到这话,我心里特别高兴,看到当我立定心志站住见证时撒但就无计可施了,更有了誓死站住见证羞辱撒但的心志。十几分钟后,警察给我打开手铐,几个人连拖带抬把我扔到了公安局门外的马路上。那时已是凌晨十二点半左右,天气有些冷,我躺在马路上,脸都冻得麻木了,在路灯下,我看到自己的胳膊上、腿上青一块紫一块,双手被锯齿铐出深深的痕迹(至今还特别明显),早已皮破血流。我身体虚弱,浑身疼痛,只有一遍一遍祷告神,求神加给我力量。随后,我慢慢挪动身子爬起来,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在黑夜中摸索着前行,走走停停,到了一农户猪舍旁稻草中,坐下来休息了四个小时,天亮时我去了一个弟兄家……

第三次被抓 遭关押监视

转眼几年过去了,全能神的末世作工早已传遍了中华大陆,西方很多国家也都建立了全能神教会,各宗各派真心信主、喜爱真理的人听了全能神的话,都承认是神的声音,纷纷归回到了神面前。中共政府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神的末世作工,更加急红了眼,随之加大了对全能神教会的打击力度。2012年10月份的一天,我正在与同工聚会,中共警察突然闯进屋里,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二话不说一顿乱翻,顷刻间屋内一片狼藉。警察在接待家搜到几十本神话语书籍和刻有神话语诗歌的光盘,还有一弟兄的存折与现金,共计六万三千多元。看到那么多书籍和钱财被中共掳走,我们都恨得咬牙切齿,中共简直是一伙土匪、强盗。之后,我被送进当地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。期间,警察为逼我说出教会信息,怂恿犯人暴打我、羞辱我,我的身心遭受了严重的摧残。我深感中共的监狱就是人间地狱,中共对信神的人是恨之入骨,想方设法地折磨我们,若不是时时祷告呼求神加给我力量与受苦的心志,我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折磨。

一个月后,妹夫送礼托关系把我保释了出来。出狱后,中共指使村支书监视我,我还被宗教局乡镇保安、村支书等人在路上拦截,强行搜身,他们威胁我说:“你不要再到处传福音了,如果发现你还在信神,我们还要抓你去坐牢!”为了躲避中共抓捕,我白天去聚会时要一路反侦察,看看有没有探子跟踪,即使到了晚上,我也只能提心吊胆地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看神的话,丝毫不敢放松警惕,害怕被探子发现再次被抓捕。经历中我深深地体尝到,在中国信真神走正道真是太艰难了,说话、做事处处都要小心,没有一点人身自由。我想到神的话说:“什么古代传人,什么爱戴的领袖,都是抵挡神的东西!将天下之态搅得暗天昏地!什么宗教信仰自由,什么公民合法权益,都是掩盖罪恶的花招!……为何将神的工作拦阻得滴水不漏?为何用各种花招来欺骗神的百姓?真正的自由、合法的权益在哪里?公平在哪里?安慰在哪里?温暖在哪里?为何用诡计欺骗神的百姓?为何强行压制神的到来?为何不让神在自己造的地上任意游荡?为何将神追杀得无枕头之地?”(摘自《话在肉身显现·作工与进入 八》)神的话使我想起自己从小就被教科书、电视上共产党的自我标榜“为人民服务”“中国人民当家做主”“自由、民主、法治”的谎言迷惑,特别崇拜中共,相信他们是人民的好公仆,是情系人民的父母官,把他们当成大救星、红太阳捧着、崇拜着,可现在我才看到自己被它蒙蔽得真是太深了。中共对外声称“宗教信仰自由”“公民享有合法权益”,但其实这都是它欺骗世界、愚弄中国老百姓的弥天大谎!实际上在中国根本没有信仰自由,中共仇恨神,仇视一切宗教团体,鼓吹武装夺取政权,自执政以来,中共就竭力否认神、定罪神,给人灌输无神论、进化论思想,让人从小就不知道神的存在,而且它对有信仰的人更为仇恨,举全国之力实施抓捕、迫害、洗脑、监禁、劳教,妄想取缔人心中的信仰,把它当神来敬拜。以往我对中共仇恨真理的实质根本没有真实的认识,如今在神话语的揭示下,以及经历了中共警察一次次的抓捕、毒打后,我才彻底看清中共欺世盗名、假冒为善的真面目和它仇恨神、抵挡神的邪恶实质,我从心里产生对它的切齿恨恶,愿意弃绝它,坚定跟随神,追求真理,走人生正道。

第四次被抓 被判刑六个月

本以为村支书监视着我,中共政府就不会再抓捕我了,谁知2013年元月十七日,我吃完早饭准备去田里干活,没想到我刚走到门口就看到村支书、治安主任和乡镇宗教局干事三人朝我走来。村支书走到我身边,厉声说道:“跟我到派出所去一趟。”我问道:“你们为什么始终不放过我们信神的人呢?我信神既不妨碍你们公务,又不干坏事,你们常常来搅扰我,还让不让我过日子啊?我们信神只是追求真理,按神的要求做诚实人,走人生正道,你们为什么非要拦阻、限制我们信神呢?我劝你们不要再拦阻人信神了,你们这样逼迫信神的人对你们没有好处。全能神的话说:‘一个人抵挡神的作工,神会将这个人打入地狱;一个国家抵挡神的作工,神会将这个国家毁灭;一个民族起来反对神的作工,神会让这个民族在地球上消失,不复存在。’(摘自《话在肉身显现·神主宰着全人类的命运》)”

村支书听后凶相毕露,大声吼道:“你再信神传福音,我让你坐一辈子牢!”我没再搭理他们,直接去了田里,他们就在后面跟着我。不一会儿,他们打电话叫来了两个人,其中一个高个子快步跃到我身边,把我腰一箍狠劲一翻,因田埂窄他没站稳脚,我们两个同时滚到了田里,我被高个子压在底下。之后,就有好几双手在我的头上、脸上、背上、腿上乱打,有好几只脚在我身上一顿乱踢,我被他们打得眼睛都睁不开,头也蒙了,浑身疼痛难忍,无处躲藏。我只有在心里迫切呼求:“神啊!救救我!救我!……”不知打了多长时间,他们打累了才停下来,大口大口地喘气,我只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。

几分钟后,我被抬上警车拉到了当地派出所。由于我的脸、眼睛被打得肿了起来,眼睛只能看到一点点光,浑身没有一处不痛的。痛苦中,我一个劲儿地呼求神:“神啊!我不知道接下来警察还会怎样对待我,我愿把自己交在你手中,顺服你的摆布安排。”祷告后,我想起神的话中彼得的一段祷告:“神哪!我只有一个信,我只有一个爱,我的性命不值钱,我的肉体不值钱,我只有一个信,只有一个爱,对你在意念上有信,在心中有爱,我就有这两个献给你,其余没别的。……神!我爱不够你!你就是让我死,我仍爱不够你。不管你把我的灵魂带到什么地方,不管是不是按着你以前应许的成全,不管你以后怎么作,我也爱你,我也信你。”(摘自《话在肉身显现·彼得认识“耶稣”的过程》)

神话语的开启带领使我特别受激励,我立志把命交在神手中,誓死为满足神站住见证。到了派出所,警察把我抬到一间漆黑的地下室,将我拖到老虎凳上,我的手脚被铐得紧紧的,一动也不能动。从上午八点到下午六点他们不给我吃、不给我喝,我又饿又渴,浑身还疼痛难忍。痛苦中,我思念着神的爱,想到神第一次道成肉身成为主耶稣在犹太作工时,就遭到了犹太教首领和罗马政权的定罪、逼迫,但神为了救赎人类,忍受着人类的弃绝、毁谤,一直默默地发表真理教导跟随他的人,最终被钉在十字架上。末世,神又一次道成肉身来到中国作工拯救人,遭到中共穷凶极恶、丧心病狂地追捕、抵挡,但神仍旧发声说话,不断地供应我们真理、生命。神为拯救我们忍受一切屈辱,奉献自己的所有,而我受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?想到这儿,我心里特别受感动,感觉身上的疼痛减轻了许多,我知道神一直在我身旁陪伴着我、保守着我,与我同在。之后,我又被拉到县看守所,在中共警察的唆使下,我遭受了牢头的百般折磨和凌辱。

四个月后,我被押上法庭,这帮中共警察竟捏造谎话,说我因信神不配合他们的工作,严重扰乱社会治安,定我“妨碍公务罪”,判我有期徒刑一年半。我这才真正领略到中共栽赃陷害人的恶毒手段,看透了中共作伪证欺骗百姓的卑鄙伎俩。半个月后,我儿子给法院交了五万元钱(当时我不知道),法院才把我的刑期改判为六个月。

2013年7月18日我被释放。回家后邻居对我说:“这次你能提早出狱是你儿子花了五万元把你取保出来的,三万是押金,两万是取保候审,那三万押金等你什么时候不信了再还给你。”我听后很气愤,中共就是一伙强盗、土匪,不光讹诈我儿子那么多钱,还想用钱来要挟我背叛神,中共为了拦阻人跟随神用尽各种手段,真是太卑鄙、龌龊了!

虽然出狱 仍无自由

我虽从看守所里出来了,但中共仍不放过我,处处监控我,让我一段时间就去村里报到一次。村支书、治安主任、镇宗教局干事三人,不分白天黑夜地经常在我家屋前屋后转,看我在不在家,还信不信神。

2014年3月的一天,天没亮我就出去尽本分了。傍晚回到家,看到家里一片狼藉,妻子对我说:“当时你刚走,村支书、治安主任、镇宗教局干事就来咱家,看你不在,就打电话给警察,随后来了好几个警察到处搜,把神话语书籍和你的MP5播放器,还有别的信神资料全搜走了。”我赶紧走到存放神话书籍的杂物间一看,屋里被翻得乱七八糟,所有关于信神的资料全被中共警察给掳走了。看到这一切,我的心撕心裂肺的痛,对中共的恨到了极点,看到中共太无耻、太邪恶了!我想到神的话说:“几千年来的污秽之地,肮脏得目不忍睹,惨状遍地,幽魂到处横行,招摇撞骗,捕风捉影,狠下毒手,将这座鬼城践踏得死尸遍地,腐烂之气遍布全地上空,而且戒备森严,天外的世界有谁能看到?魔鬼将人的浑身捆得结结实实,将人的双眼都蒙蔽了,将人的双唇紧紧地封上,这魔王横行了几千年以至于到今天仍将鬼城看守得如此严密,犹如一座攻不破的‘鬼的宫殿’一般,而这帮看家狗怒目圆睁,深怕神趁其不防之机将其一网打尽,再没有‘安乐’之地,这样一座鬼城的人怎能看见过神?哪里享受过神的可亲可爱?哪里懂得人间之事?谁能明白神急切的心意?难怪神道成肉身隐秘万分,就这样的黑暗的社会魔鬼惨无人道,杀人不眨眼的魔王怎能容让可爱、善良而又圣洁的神存在?它怎能对神的到来拍手称快?”(摘自《话在肉身显现·作工与进入 八》)神话语的揭示使我看清了中共仇恨真理、仇恨神的恶魔实质,中共根本不按法律办事,更不为人民办实事,吃喝嫖赌、坑蒙拐骗的事它不管,尽打击正义,利用各种方式、手段逼迫我们信神之人。中共对待信神的人肆意抓捕,严刑逼供、作伪证判刑、关押监禁,还利用各种手段盯梢、监控等,限制基督徒的人身自由,企图让人远离神、背叛神,取缔神的作工,把中国建成无神区,把人民都牢笼在它的权下,维护它的独裁统治,中共真是邪恶反动透顶!看清这些事实后,我立下心志:中共越是逼迫,我越要跟随神走人生正道,彻底背叛它,坚决跟随神走到底!

经历中共逼迫的这些年,我深深地感受到了神的可亲可爱,每当我痛苦、软弱时,神都一直在我身边保守我、陪伴我,用话语开启带领我,加给我信心和力量,使我坚定信心跟随神。同时借着神话语的揭示,我也看清了中共与神为敌的邪恶实质,我不再崇拜它,为它歌功颂德,而是从心里痛恨、弃绝它。经历中,我体尝到神作工拯救败坏人类的艰辛与神对人类的爱,也看到神是一切美善事物的起源,作为受造之物就应敬拜神,不管中共怎么折磨、逼迫,我都要坚定不移地走信神之路。感谢神!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悠 夏 的頭像
悠 夏

全能神的显现带来了新的时代

悠 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